呜噜噜

【壳贝】kill you 02

 (非现实,切勿上升真人)
  变态壳+精分贝
  
  
  
  
  
  这是哪里?李京泽茫然的睁开眼,只看见一张模糊的脸,就陷入了黑暗。
  把人带到自己的一个临时住所,刘嘉裕一点都不费劲的把李京泽抱上了床。视线扫过李京泽的小脸,别多想,刘嘉裕现在还不想对床上的人做些什么,他还有正事要做。
  当然是要开始工作了。
  换了身衣服,又检查了武器,刘嘉裕开车去了任务地点。
  当看到任务对象惊恐的脸的时候,他按照顾客的要求拿出了一份文件。“签吧。”男人颤抖着问是不是签了就能放过他,刘嘉裕认真的点了点头。在签完了那份文件之后,刘嘉裕又干净利落的干掉了他。杀手的话都信,这人怕不是个傻子。
  “弹壳,任务咋样。”是丁飞。
  “实在是无聊,下次这种任务别找我,让MAI去。”刘嘉裕掏出钥匙。
  “他搁非洲呢”
  “帮我查个人。”手一顿,“一会把照片发给你,先挂了。”
  门没锁?刘嘉裕掏出匕首。他可不认为醉成那样的小家伙会爬起来。
  屋子里的灯都被关上了,一丝淡淡的血腥味钻进鼻子,刘嘉裕推开半掩的卧室门,刚迈出一步,却踩在还没干涸的血液上。
  破空声响起,刘嘉裕躲开了,遭殃的是门。
  随手按下身旁的开关,灯亮了起来。
  只见他认为醉倒的小家伙正拿着斧子,身上脸上沾满了血迹,笑容诡异的看着他。
  刘嘉裕觉得全身的血液都要沸腾了。
  这真是个惊喜,不是吗。
  
  这时,一个血肉模糊的人撑着一只手,拖着残破的双腿从李京泽背后爬了出来,在看到有人之后发出了急切的呜呜声,他在向刘嘉裕求救。
  “你要救他吗?”李京泽无害的表情看起来无辜极了。
  刘嘉裕仿佛没看到那个人,一步步走向李京泽,伸手拭去他脸上的血迹,眯着眼说,“瞧我发现了什么。”
  李京泽有些不解的歪着头。
  他看起来和别人不一样。
  ‘杀了他,杀了他’
  不要。
  ‘你一个人就够了,你们不一样’
  真的吗。
  ‘你在干什么,不,这是错误的’
  李京泽无视掉耳边的声音,凑近了刘嘉裕,“我们,来玩游戏吧。”两人靠的很近,近到能清楚的感受到对方温热的呼吸打在脸上。
  
  
  
  头好痛。
  李京泽摇摇晃晃的从沙发上爬起来。
  自己,自己昨天怎么回来的?
  忘了。
  揉着有些酸痛的腰,李京泽在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时愣住了,准确的是一脸懵逼。
  这衣服谁的?
  他身上穿着一件十分宽大的外套,就连裤子也不是自己昨天穿出去那套。拉开外套拉链,艹,里面什么都没穿,奇怪的是还有一些伤痕和淤青,以及,这是吻痕吗?
  李京泽一点都不愿去想发生了啥,自己是咋回来的。他现在只想给自己两个耳光。
  黑着脸洗了澡,他这才想起来家里还躺着一个昏迷不醒的人。
  该不会被饿死了吧?
  李京泽有些担心的进了家里唯一的一个卧室。
  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了,却不说话,只是眼神空洞的看着窗帘。也许是想看看外面?李京泽这么想着,拉开了窗帘。
  突如其来的光线让他的瞳孔缩了缩。
  却依旧不说话。
  怎么搞的这是?李京泽皱了皱眉,刚想靠近,却被门铃声打断。
  拉开门,李京泽并没有见过眼前这个男人,但心里那一丝丝熟悉敢却止住了他想关上门的念头。
  正要开口说些什么,就被人拉到了怀里,来了个深吻。
  搞什么?
  李京泽一下懵了,直到被松开之后才反应过来。
  “宝贝,游戏还没结束,就走了?”这话让李京泽打了个寒颤,他总觉得面前这个男人说话的时候有一种要把他一口吞掉的感觉。而且,昨天自己竟然找个男人打了一炮?
  李京泽这么想着,把人往后一推,“这位先生,我觉得我性取向挺正常的,昨天我喝醉之后不管发生了什么都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  面前这人看他的眼神让他几乎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就在他不止一次认为对方会亲上来的时候,却什么也没发生。
  “我叫刘嘉裕。”对比刚才,刘嘉裕就像换了一副面孔,而心里却像是有个小人踮着脚尖在上面跳舞,尽管不理解这是一种什么感受,但总不是坏事。“刚才的事很抱歉,但是,我想让你知道。。。我在追求你。”
  我在追求你。
  没错,就是这样,贝贝身上的秘密让他忍不住想去挖掘,但又不舍得毁掉。
  李京泽觉得他的三观碎成了渣渣,他想给对面的人竖个中指然后再说一句f u c k you。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。
  不得不说此时的场面非常尴尬。
  
 
  
  
  终于走了。
  李京泽呼出一口气,努力不去想刚才那些破事,走到厨房开始做饭,家里多出一个人还挺麻烦的,起码要解决最基本的问题。
  紧闭的卧室传出水杯打碎的声音。
  又怎么了?李京泽无奈的拿上扫把打开房门,只见那个被他捡到的人躺在地上,不知死活,玻璃碴子满地都是。
   “你没事吧?”李京泽有些慌,伸手就要去拉他。
  一道光闪过,他下意识往后一退,抬眼时发现躺在地上的人已经站了起来,手里还拿着一块锋利的玻璃。
  对面的人红着眼睛用着仇视的眼神看着他。
  李京泽感到有些莫名其妙。“你什么毛病?”说完,只觉得脸上有些痒痒的,什么温热的液体正顺着脸颊滑落。
  随手抹了一把,一看,刺眼的鲜红。
  完了破相了,李京泽想。
  “你竟然杀了小白!”王昊混沌的大脑此刻终于有些清醒。
  “我艹你有病吧,小白是谁啊。”李京泽没好气的说,“我辛辛苦苦把你捡回来还让你睡我屋已经够意思了,既然已经醒了那你现在赶紧走吧。”
  李京泽的态度让王昊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判断错了,难道真是这个人救了他?那小白呢?小白?
  越想越慌,小白也不知道是死是活。现在自己能站起来已经是极限了,王昊也不知道能不能信任眼前的人。
  “我叫王昊。”王昊低下头,强撑着的他现在小腿已经有些打颤。“我之前被人绑架了,小白,小白是我的爱人,他。。。”等等,这个人是怎么跑到荒无人烟的地方捡到他的。
   王昊心里漏了一拍,李京泽慢慢靠近他,破碎的玻璃碴子被踩的直响,接着,他的下巴被人抬了起来。王昊此刻也支撑不住了,手里的玻璃片掉在地上,整个人直接倒在李京泽怀里。
  “爱人?”李京泽一只手抱住王昊的腰,一只手轻轻摩挲着王昊因为害怕而发白的嘴唇,“你可真不听话。”
  “不听话的人是要受到惩罚的。”
  
  
  

  
  
我回来了(。・ω・。)ノ♡
其实这篇我差点弃坑了,但是自己挖的坑跪着也要给它填上Ծ‸Ծ
  
 
  
  
  

评论(10)

热度(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