呜噜噜

【壳贝】kill you 01

  (非现实,切勿上升真人)
  变态壳+精分贝
  
  
  
 
  一声枪响,目标半个脑袋飞了出去。子弹带出的脑组织飞溅到身旁女人的脸上,尖叫声瞬间响起,恐慌蔓延着。
  两千米开外的高楼上,刘嘉裕收起狙击枪。
  他是个职业杀手。
  背上裹得严严实实的枪,不慌不忙的坐着电梯到了楼下。
  一辆黑色的SUV就停在路边。
  待刘嘉裕放好枪,司机就递了一个文件夹给他。刘嘉裕撇了一眼对方正在冒汗的脑门,装作无意到,“你似乎挺紧张啊。”
  “是,是有点。”
  刘嘉裕抽出绑在腿上的匕首,眼都不眨的一刀捅穿了司机的脖子。仿佛没看到对方的挣扎,他认真的看着资料。资料上,自己一个多星期未见的女友已经和别的男人上床了,果然是个bitch。
  抽回匕首,在死人衣服上擦了擦,刘嘉裕一脚把尸体踢了出去,“该回去了。”
  这时,手机铃声响起。
  
  
  王昊很害怕,黑暗中,好像只能听到白曜隆断断续续的声音在不断的安慰着自己。他说,万万,你别怕。万万,你不要哭。。万万,我没事。。。万万,我爱你。。万万。。万万。。万万。最后这声音越来越小,直到消失不见。
  他知道,他已经失去了这辈子最爱的人。
  而那个人又向他走来。
  清晰的脚步声一下下的像是在踩着他脆弱的神经。
  血腥又滚烫的液体滴到王昊冻的发白的嘴唇上,他愣住了,早已干涸的眼泪又冒了出来。
  舔去嘴唇上的鲜血,王昊流着泪发疯般的笑了起来。
  
  就是这里?刘嘉裕走进眼前的废旧工厂。
  昨天他接到丁飞的电话,白曜隆几天前做完任务之后和王昊一块失踪了,本来以为两人是去渡个假啥的不想别人知道,结果查了追踪器才发现两人一直在郊区的一个破工厂里没动过,怕是出事了。
  这里没有人。
  空旷的工厂里什么都一览无余,连半个人影都没有。
  除了一滩血。
  顺着血迹,刘嘉裕找到了荒草中半死不活的白曜隆。
  
  很好,很有趣。
  刘嘉裕翻着白曜隆的身体检查报告。
  “失血过多造成大脑损伤,可能会变成植物人!”丁飞看着重症监护室里的白曜隆,止不住的怒火在不断飙升,“老万到现在也没找到,到底是谁在针对红花会!”
  红花会,新晋的杀手组织,用了一年的时间硬是站稳了脚跟,并且在不断壮大着。而创始人就是面前的两位,以及远在他国做任务啊之。
  刘嘉裕却从这件事中闻到了熟悉的味道,一个和他一样,或者说相似的人。这让他充满了期待,想见见这个勾起他兴趣的人。
  
  
  
  
  
  他家隔壁住了一对恋人。
  一起购物,一起吃饭,一起看电影,他们总是那么亲密。
  ‘多美好的画面,美好的让人想破坏’
  是谁在他耳边说话?
  ‘毁掉好了,毁掉’
  毁掉吗,似乎是个不错的主意。
  手中肆意破坏着面前这具身体,耳边环绕着痛苦的声音,他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扭曲。
  ‘该下一个了’
  一步一步走另一个人面前。
  充满恶意的把刀口上的鲜血滴到面前的人的嘴唇上,却换来了熟悉的笑声。
  自己曾经也这么笑过。他有些疑惑。
  你为什么要笑?他听到自己这么问。
  没有得到回答。
  ‘不,他不是你想要的那个人’
  为什么?
  ‘你清楚他跟你不一样’
  可我就要他。
  ‘你会后悔的’
  补了一针麻醉剂,他固执的抱走了这个人。
  
  王昊是被饿醒的。
  这是哪里?
  “你醒了。”
  他转过头,一个模糊的人影站在床边。
  “我怎么了?你是谁?我怎么,怎么看不见?”他的四肢发软,连抬手都做不到。
  没有人回答他。
  他能感觉到旁边的人离他近了一些。
  手上一阵刺痛。他在给我打针?为什么?
  意识渐渐溃散,陷入黑暗前,有人趴在他耳边一字一句的说。
  “我叫贝贝,是你的爱人。”
  爱人。。。吗。
  
  我在干什么?
  李京泽有些茫然。
  啊对了,昨天在外面捡到一个人。似乎还没有跟他说上话,他就又睡过去了。
  管他呢,反正等他醒了让他走好了。
  桌上的手机嗡嗡的响着。
  “谁啊。”“贝贝,走吃饭去,老地方。”
  扫了一眼床上躺着的人,应该饿不死吧,说不定醒了就自己走了呢。这么想着,他就答应了。
  几人一直吃吃喝喝过了好久,其他人也不知道咋了,一直在给李京泽灌酒。
  结束的时候,他逞强的摆摆手,要自己回去,才刚走上几步,就直接倒在不知什么人的身上。
  
  
 
  “来,快来人啊!”女人惊恐的往外跑, 卫生间里,一个男人跪在地上,四肢呈扭曲状,头被人塞在马桶里,不知死活。
  还没跑出多远,她就被人从身后用手臂勒住了脖子,噩梦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  “我们来玩个游戏怎么样?”
  用针线硬生生缝住了女人的嘴,刘嘉裕怜惜的亲吻着女人脸上的泪水,而下一秒,他就抄起旁边还带着血迹的棒球棍,砸了下去。
  看着地上被自己折磨的生不如死的女友,刘嘉裕忽然失去了兴趣,这明显是个不太好都消息。
  他想他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而分了心。
  草率的解决了一切,他趁着夜色从窗户翻了出去。
  还没走出多远,一个走路走的摇摇晃晃的人向他倒了过来,顺手扶住了这个明显喝醉了的人。
  唔,长的不错,蛮对胃口的。
  正好该换个玩具了。


不知道为啥第一章总是写不长( ˘•ω•˘ )
微贝万

评论(6)

热度(5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