呜噜噜

【神夏】卷福半黑化向

【超蝙】Believer

lof竟然只能上传六十秒的视频好失望2333
大概是一个相爱相杀的故事。
评论区附B站链接

【壳贝】kill you 02

 (非现实,切勿上升真人)
  变态壳+精分贝
  
  
  
  
  
  这是哪里?李京泽茫然的睁开眼,只看见一张模糊的脸,就陷入了黑暗。
  把人带到自己的一个临时住所,刘嘉裕一点都不费劲的把李京泽抱上了床。视线扫过李京泽的小脸,别多想,刘嘉裕现在还不想对床上的人做些什么,他还有正事要做。
  当然是要开始工作了。
  换了身衣服,又检查了武器,刘嘉裕开车去了任务地点。
  当看到任务对象惊恐的脸的时候,他按照顾客的要求拿出了一份文件。“签吧。”男人颤抖着问是不是签了就能放过他,刘嘉裕认真的点了点头。在签完了那份文件之后,刘嘉裕又干净利落的干掉了他。杀手的话都信,这人怕不是个傻子。
  “弹壳,任务咋样。”是丁飞。
  “实在是无聊,下次这种任务别找我,让MAI去。”刘嘉裕掏出钥匙。
  “他搁非洲呢”
  “帮我查个人。”手一顿,“一会把照片发给你,先挂了。”
  门没锁?刘嘉裕掏出匕首。他可不认为醉成那样的小家伙会爬起来。
  屋子里的灯都被关上了,一丝淡淡的血腥味钻进鼻子,刘嘉裕推开半掩的卧室门,刚迈出一步,却踩在还没干涸的血液上。
  破空声响起,刘嘉裕躲开了,遭殃的是门。
  随手按下身旁的开关,灯亮了起来。
  只见他认为醉倒的小家伙正拿着斧子,身上脸上沾满了血迹,笑容诡异的看着他。
  刘嘉裕觉得全身的血液都要沸腾了。
  这真是个惊喜,不是吗。
  
  这时,一个血肉模糊的人撑着一只手,拖着残破的双腿从李京泽背后爬了出来,在看到有人之后发出了急切的呜呜声,他在向刘嘉裕求救。
  “你要救他吗?”李京泽无害的表情看起来无辜极了。
  刘嘉裕仿佛没看到那个人,一步步走向李京泽,伸手拭去他脸上的血迹,眯着眼说,“瞧我发现了什么。”
  李京泽有些不解的歪着头。
  他看起来和别人不一样。
  ‘杀了他,杀了他’
  不要。
  ‘你一个人就够了,你们不一样’
  真的吗。
  ‘你在干什么,不,这是错误的’
  李京泽无视掉耳边的声音,凑近了刘嘉裕,“我们,来玩游戏吧。”两人靠的很近,近到能清楚的感受到对方温热的呼吸打在脸上。
  
  
  
  头好痛。
  李京泽摇摇晃晃的从沙发上爬起来。
  自己,自己昨天怎么回来的?
  忘了。
  揉着有些酸痛的腰,李京泽在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时愣住了,准确的是一脸懵逼。
  这衣服谁的?
  他身上穿着一件十分宽大的外套,就连裤子也不是自己昨天穿出去那套。拉开外套拉链,艹,里面什么都没穿,奇怪的是还有一些伤痕和淤青,以及,这是吻痕吗?
  李京泽一点都不愿去想发生了啥,自己是咋回来的。他现在只想给自己两个耳光。
  黑着脸洗了澡,他这才想起来家里还躺着一个昏迷不醒的人。
  该不会被饿死了吧?
  李京泽有些担心的进了家里唯一的一个卧室。
  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了,却不说话,只是眼神空洞的看着窗帘。也许是想看看外面?李京泽这么想着,拉开了窗帘。
  突如其来的光线让他的瞳孔缩了缩。
  却依旧不说话。
  怎么搞的这是?李京泽皱了皱眉,刚想靠近,却被门铃声打断。
  拉开门,李京泽并没有见过眼前这个男人,但心里那一丝丝熟悉敢却止住了他想关上门的念头。
  正要开口说些什么,就被人拉到了怀里,来了个深吻。
  搞什么?
  李京泽一下懵了,直到被松开之后才反应过来。
  “宝贝,游戏还没结束,就走了?”这话让李京泽打了个寒颤,他总觉得面前这个男人说话的时候有一种要把他一口吞掉的感觉。而且,昨天自己竟然找个男人打了一炮?
  李京泽这么想着,把人往后一推,“这位先生,我觉得我性取向挺正常的,昨天我喝醉之后不管发生了什么都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  面前这人看他的眼神让他几乎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就在他不止一次认为对方会亲上来的时候,却什么也没发生。
  “我叫刘嘉裕。”对比刚才,刘嘉裕就像换了一副面孔,而心里却像是有个小人踮着脚尖在上面跳舞,尽管不理解这是一种什么感受,但总不是坏事。“刚才的事很抱歉,但是,我想让你知道。。。我在追求你。”
  我在追求你。
  没错,就是这样,贝贝身上的秘密让他忍不住想去挖掘,但又不舍得毁掉。
  李京泽觉得他的三观碎成了渣渣,他想给对面的人竖个中指然后再说一句f u c k you。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。
  不得不说此时的场面非常尴尬。
  
 
  
  
  终于走了。
  李京泽呼出一口气,努力不去想刚才那些破事,走到厨房开始做饭,家里多出一个人还挺麻烦的,起码要解决最基本的问题。
  紧闭的卧室传出水杯打碎的声音。
  又怎么了?李京泽无奈的拿上扫把打开房门,只见那个被他捡到的人躺在地上,不知死活,玻璃碴子满地都是。
   “你没事吧?”李京泽有些慌,伸手就要去拉他。
  一道光闪过,他下意识往后一退,抬眼时发现躺在地上的人已经站了起来,手里还拿着一块锋利的玻璃。
  对面的人红着眼睛用着仇视的眼神看着他。
  李京泽感到有些莫名其妙。“你什么毛病?”说完,只觉得脸上有些痒痒的,什么温热的液体正顺着脸颊滑落。
  随手抹了一把,一看,刺眼的鲜红。
  完了破相了,李京泽想。
  “你竟然杀了小白!”王昊混沌的大脑此刻终于有些清醒。
  “我艹你有病吧,小白是谁啊。”李京泽没好气的说,“我辛辛苦苦把你捡回来还让你睡我屋已经够意思了,既然已经醒了那你现在赶紧走吧。”
  李京泽的态度让王昊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判断错了,难道真是这个人救了他?那小白呢?小白?
  越想越慌,小白也不知道是死是活。现在自己能站起来已经是极限了,王昊也不知道能不能信任眼前的人。
  “我叫王昊。”王昊低下头,强撑着的他现在小腿已经有些打颤。“我之前被人绑架了,小白,小白是我的爱人,他。。。”等等,这个人是怎么跑到荒无人烟的地方捡到他的。
   王昊心里漏了一拍,李京泽慢慢靠近他,破碎的玻璃碴子被踩的直响,接着,他的下巴被人抬了起来。王昊此刻也支撑不住了,手里的玻璃片掉在地上,整个人直接倒在李京泽怀里。
  “爱人?”李京泽一只手抱住王昊的腰,一只手轻轻摩挲着王昊因为害怕而发白的嘴唇,“你可真不听话。”
  “不听话的人是要受到惩罚的。”
  
  
  

  
  
我回来了(。・ω・。)ノ♡
其实这篇我差点弃坑了,但是自己挖的坑跪着也要给它填上Ծ‸Ծ
  
 
  
  
  

【百万】吸血鬼+ABO设定 半现实向 番外02

接上文( ˘•ω•˘ )
评论区找链接。

我真的尽力了,删删减减想了一下午。
看在第一次开车的份上,麻烦赞了再走(。・ω・。)ノ♡

【百万】吸血鬼+ABO设定 半现实向 番外01

     (ooc预警,人设崩的厉害,真的。)
  
  
  
  
  这是两人在一起的第二年,什么都没变。
  当年白曜隆是真的趁机标记了王昊,而不是什么临时标记。王昊当时没拒绝,一方面是因为与其找一个不认识的alpha,还不如找小白,另一方面是因为omega在床上根本拒绝不了alpha。
  两人并不是恋爱关系,用DP的话说,“你俩现在不过就是一个交易关系罢了。”
  没错,交易关系。
  白曜隆负责帮王昊度过发情期,而王昊要提供一些血液给白曜隆解渴。
  抛去这些事,两人在平常还是兄弟。
  在一块写写歌,逛逛街,都行,就是不能越了界。
  两人之间的事红花会这些兄弟也都看在眼里,个个都气王昊的不开窍和白曜隆的不主动。
  所以当有一档综艺节目找上门的时候,李京泽当机立断的说“让老万和小白去。”伸手戳了戳把自己抱在怀里的男人,“没意见吧。”“都听你的。”刘嘉裕宠溺的点头。他俩去了就可以天天在一块,可不是个增加感情的好机会吗,再说,贝贝天天操心他俩的事还常常忽略他,这下俩人一走可不就能把心放他身上了。
  白曜隆其实还蛮冤的,都一年了,他无时无刻不在主动,就是块石头也该捂热了。可王昊一直在拒绝,这让他一点办法都没有。所以他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还蛮开心,说不定能有什么突破呢。
  但是王昊却有些踌躇不决,还是刘嘉裕来劝的他。
  没人知道刘嘉裕说了啥让王昊答应的,但是对于白曜隆来说,不管说了啥,答应了就好。
  
  
 
  经过了重重筛选,终于要开始第一次录制。
  参赛的rapper大多都是alpha或者beta,只有很少的几个omega,比如谢锐韬,但他身边有肖佳一直护着,王昊也不例外,白曜隆一直紧紧的跟着他。
  和很多人打了招呼之后,不少先到的人在场外开始进行battle,做为代表红花会参赛的王昊自然也要去。他站在台上,气势丝毫不输身边站着的几个alpha。
  后来在场内的时候,出色的表演赢得了一片喝彩,毫不意外的拿到了项链。
   没有人看到,在白曜隆拿到项链之后,王昊悄悄松了一口气。
  晚上,白曜隆借着太累不想动的理由成功的和王昊睡在同一张床上。
  
  比赛就这么又录了几场,两人都选择了一个队,不知道是不是节目组发现了两人关系很好,白曜隆和王昊出去吃饭逛街啥的也要被人录制着,吃饭的时候白曜隆想往王昊那边凑却也没敢。
  本来一切都平安无事,直到白曜隆被淘汰。
  白曜隆隔着老远都能感觉到王昊身上的低气压。
  这场录制结束之后,王昊看都不看白曜隆,一言不发的往外走。
  “万万!”白曜隆跟在王昊身后,“我不会走的,我这段时间哪也不去,陪你比完赛。”
  王昊猛地停下,身后紧跟的人差点撞上。闷闷的声音从王昊宽大的衣服下传来,“随你。”
  结果才待了两天,白曜隆就失约了。
  节目播出之后两人也算小火了一把,不少活动什么的需要去参加,本来白曜隆死活不愿意去,但是被王昊劝住了。走之前,王昊把手腕递给白曜隆,“给你。”“不用,我这几天吃素好了。”万万这几天太累了,还是算了,我饿一段时间没事。“你想去咬别人吗?”王昊像是生气了一般。“不,不是。”白曜隆有些慌,小心的咬了下去,喝了几口。王昊的表情才好了一些,“你快点回来,我发情期快到了。”“好。”白曜隆有些失落,还以为万万会说想我什么的。
  
  却没想到第二天就出事了。
  这天录制刚结束,已经被淘汰了的谢锐韬正和王昊在休息室聊着天,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慢慢散开,糟糕,发情期到了,王昊心里咯噔一下。不过幸好,被吸血鬼标记的人类发情期散发的信息素,对人类alpha来说只是普通的omega信息素。
  有一个吸血鬼伴侣的谢锐韬自然是知道这种情况的。“小白他还没回来吗?要不我先送你回去吧。”王昊正要答应,一个不速之客闯了进来。
  “你那歌是什么意思?!”是gai,他与红花会有过几次矛盾。
   两人瞬间僵住,gai是个alpha!
  果然,只见他打量着两人,最后看着王昊,“你是个omega?”
  王昊夺门而出。
  这个发情期王昊是自己度过的,这比打抑制剂还要痛苦,吸血鬼的标记太过霸道,除了白曜隆,就连王昊想自己缓解都不行。煎熬的度过了一晚上,王昊虚弱的扯了扯嘴角,起码自己还能站起来。
  房间里,信息素快散的差不多了,王昊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,继续参加比赛。
  
  中途改规则算个怎么回事?王昊觉得脑仁疼得发胀,录制前,他可能是个omega的事已经传遍了节目组。自从加入红花会,他都快忘了这个圈子里对待omega是种什么态度了。
  沉默的坐在椅子上,王昊看东西都是糊的。
  但是,总不能让那些人得逞。
  强撑着晋了级,王昊才等到离开了两天的白曜隆。
  “万万,万万。”白曜隆心疼的抱着王昊,冰凉的手触碰到王昊的皮肤,滚烫的温度像是要灼烧他一般。“万万你发烧了!”
  “什么?”王昊有些耳鸣,听不清白曜隆的话,只是眼前一黑,瘫倒在白曜隆怀里。
  
  不知过了多久,意识终于回到了身体,王昊似乎隐隐约约能听到白曜隆一直在念他的名字。他心里也说不上是什么感觉,思绪却一直飘散到刘嘉裕劝他那天。“老万啊,兄弟几个可看的出来,你心里那份对小白的感情就明明白白写在眼睛里,去参加比赛吧,让那些人好好看看,我兄弟的能耐。”
  王昊慢慢睁开眼,发现自己躺在休息室的沙发上。
  “万万你终于醒了!”白曜隆立刻跳了起来,倒了一杯热水给王昊,又递了几颗药。
  皱着眉咽下药片,王昊没有去看白曜隆,什么话都没说。
  白曜隆以为王昊生气了,顿时慌了,“万万,我错了,我以后不会离开你了。”
  王昊张了张嘴想说什么,却被进来的人打断了。
  又是gai。
  “马上就要录制复活赛了,你俩还在这磨蹭。”他玩味的看着王昊,眼神太过直白。
  白曜隆立刻就想起了谢锐韬之前告诉他的事,他沉下脸,对王昊说,“万万,你先过去吧,我有点事要和他说。”
  王昊忽略掉一直盯着自己的那道视线,点点头,一言不发的走了出去,顺带还关上了门。
  gai一副你能拿我怎么着的表情,不耐烦的站在那,“咋了,你想。。。”话还没说完,一种被捕食者盯上的感觉让他心里发怵。
  只见白曜隆一步步逼近,漆黑的眼睛有着毫不掩饰的杀意,他掐住gai的脖子,咧开嘴,露出两颗明晃晃的大尖牙。“离万万远点,不然我杀了你。”
  说完,他扔下手中被吓的四肢发软的人,打开门走了。
  白曜隆没想到王昊会在外面等他。
  而王昊也不知道该和白曜隆说些什么。
  “走吧。”王昊率先打破了这有些尴尬的氛围。
  
  复活赛结束,最后一个进入决赛的是肖佳。
  王昊早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,也没有很失落。白曜隆却不知道王昊的想法,直到两人回到酒店的时候,他还在想该怎么向王昊开口。
  决赛被定在几日以后,王昊变得越来越忙,有时甚至半天见不到白曜隆一面。
  直到决赛前一天的时候,白曜隆觉得有必要去隔壁看一下王昊。
  还没等他跑去敲隔壁门的时候,王昊却主动敲了他房间的门。他进来的时候,白曜隆甚至能闻到沐浴露的味道。
  

你们猜下面要干啥|・ω・`)

【壳贝】kill you 01

  (非现实,切勿上升真人)
  变态壳+精分贝
  
  
  
 
  一声枪响,目标半个脑袋飞了出去。子弹带出的脑组织飞溅到身旁女人的脸上,尖叫声瞬间响起,恐慌蔓延着。
  两千米开外的高楼上,刘嘉裕收起狙击枪。
  他是个职业杀手。
  背上裹得严严实实的枪,不慌不忙的坐着电梯到了楼下。
  一辆黑色的SUV就停在路边。
  待刘嘉裕放好枪,司机就递了一个文件夹给他。刘嘉裕撇了一眼对方正在冒汗的脑门,装作无意到,“你似乎挺紧张啊。”
  “是,是有点。”
  刘嘉裕抽出绑在腿上的匕首,眼都不眨的一刀捅穿了司机的脖子。仿佛没看到对方的挣扎,他认真的看着资料。资料上,自己一个多星期未见的女友已经和别的男人上床了,果然是个bitch。
  抽回匕首,在死人衣服上擦了擦,刘嘉裕一脚把尸体踢了出去,“该回去了。”
  这时,手机铃声响起。
  
  
  王昊很害怕,黑暗中,好像只能听到白曜隆断断续续的声音在不断的安慰着自己。他说,万万,你别怕。万万,你不要哭。。万万,我没事。。。万万,我爱你。。万万。。万万。。万万。最后这声音越来越小,直到消失不见。
  他知道,他已经失去了这辈子最爱的人。
  而那个人又向他走来。
  清晰的脚步声一下下的像是在踩着他脆弱的神经。
  血腥又滚烫的液体滴到王昊冻的发白的嘴唇上,他愣住了,早已干涸的眼泪又冒了出来。
  舔去嘴唇上的鲜血,王昊流着泪发疯般的笑了起来。
  
  就是这里?刘嘉裕走进眼前的废旧工厂。
  昨天他接到丁飞的电话,白曜隆几天前做完任务之后和王昊一块失踪了,本来以为两人是去渡个假啥的不想别人知道,结果查了追踪器才发现两人一直在郊区的一个破工厂里没动过,怕是出事了。
  这里没有人。
  空旷的工厂里什么都一览无余,连半个人影都没有。
  除了一滩血。
  顺着血迹,刘嘉裕找到了荒草中半死不活的白曜隆。
  
  很好,很有趣。
  刘嘉裕翻着白曜隆的身体检查报告。
  “失血过多造成大脑损伤,可能会变成植物人!”丁飞看着重症监护室里的白曜隆,止不住的怒火在不断飙升,“老万到现在也没找到,到底是谁在针对红花会!”
  红花会,新晋的杀手组织,用了一年的时间硬是站稳了脚跟,并且在不断壮大着。而创始人就是面前的两位,以及远在他国做任务啊之。
  刘嘉裕却从这件事中闻到了熟悉的味道,一个和他一样,或者说相似的人。这让他充满了期待,想见见这个勾起他兴趣的人。
  
  
  
  
  
  他家隔壁住了一对恋人。
  一起购物,一起吃饭,一起看电影,他们总是那么亲密。
  ‘多美好的画面,美好的让人想破坏’
  是谁在他耳边说话?
  ‘毁掉好了,毁掉’
  毁掉吗,似乎是个不错的主意。
  手中肆意破坏着面前这具身体,耳边环绕着痛苦的声音,他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扭曲。
  ‘该下一个了’
  一步一步走另一个人面前。
  充满恶意的把刀口上的鲜血滴到面前的人的嘴唇上,却换来了熟悉的笑声。
  自己曾经也这么笑过。他有些疑惑。
  你为什么要笑?他听到自己这么问。
  没有得到回答。
  ‘不,他不是你想要的那个人’
  为什么?
  ‘你清楚他跟你不一样’
  可我就要他。
  ‘你会后悔的’
  补了一针麻醉剂,他固执的抱走了这个人。
  
  王昊是被饿醒的。
  这是哪里?
  “你醒了。”
  他转过头,一个模糊的人影站在床边。
  “我怎么了?你是谁?我怎么,怎么看不见?”他的四肢发软,连抬手都做不到。
  没有人回答他。
  他能感觉到旁边的人离他近了一些。
  手上一阵刺痛。他在给我打针?为什么?
  意识渐渐溃散,陷入黑暗前,有人趴在他耳边一字一句的说。
  “我叫贝贝,是你的爱人。”
  爱人。。。吗。
  
  我在干什么?
  李京泽有些茫然。
  啊对了,昨天在外面捡到一个人。似乎还没有跟他说上话,他就又睡过去了。
  管他呢,反正等他醒了让他走好了。
  桌上的手机嗡嗡的响着。
  “谁啊。”“贝贝,走吃饭去,老地方。”
  扫了一眼床上躺着的人,应该饿不死吧,说不定醒了就自己走了呢。这么想着,他就答应了。
  几人一直吃吃喝喝过了好久,其他人也不知道咋了,一直在给李京泽灌酒。
  结束的时候,他逞强的摆摆手,要自己回去,才刚走上几步,就直接倒在不知什么人的身上。
  
  
 
  “来,快来人啊!”女人惊恐的往外跑, 卫生间里,一个男人跪在地上,四肢呈扭曲状,头被人塞在马桶里,不知死活。
  还没跑出多远,她就被人从身后用手臂勒住了脖子,噩梦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  “我们来玩个游戏怎么样?”
  用针线硬生生缝住了女人的嘴,刘嘉裕怜惜的亲吻着女人脸上的泪水,而下一秒,他就抄起旁边还带着血迹的棒球棍,砸了下去。
  看着地上被自己折磨的生不如死的女友,刘嘉裕忽然失去了兴趣,这明显是个不太好都消息。
  他想他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而分了心。
  草率的解决了一切,他趁着夜色从窗户翻了出去。
  还没走出多远,一个走路走的摇摇晃晃的人向他倒了过来,顺手扶住了这个明显喝醉了的人。
  唔,长的不错,蛮对胃口的。
  正好该换个玩具了。


不知道为啥第一章总是写不长( ˘•ω•˘ )
微贝万

【壳贝】kill you (预告)

    变态杀手壳+精神分裂贝

    王昊很害怕,黑暗中,好像只能听到白曜隆断断续续的声音在不断的安慰着自己。
    他说,万万,你别怕。万万,你不要哭。。万万,我没事。。。万万,我爱你。。万万。。万万。。万万。最后这声音越来越小,直到消失不见。
  
    他知道,他已经失去了这辈子最爱的人。
  
    而那个人又向他走来。
  
    清晰的脚步声一下下的像是在踩着他脆弱的神经。
  
    血腥又滚烫的液体滴到王昊冻的发白的嘴唇上,他愣住了,早已干涸的眼泪又冒了出来。
  
    舔去嘴唇上的鲜血,王昊流着泪发疯般的笑了起来。


预告来一发,明天正文。
微贝万。( ˘•ω•˘ )

【百万】吸血鬼+ABO设定 半现实向 07完结

     (ooc预警,人设崩的厉害,真的。)





   王昊其实特怕白曜隆当真。
  可每次一看到白曜隆的眼睛,自己就像着了迷一样。就会,就会忍不住接近他。还想。。。
  王昊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,直接转移了话题,“你怎么回来了?”
  白曜隆套上衣服,“怕你出事。”天知道他多怕哪些吸血鬼已经发现王昊了,不过还好没事。为了万万,这个威胁必须铲除。
  我能出什么事,王昊想,但同时他又想到了自己的信息素,忽然觉得自己还蛮危险的。而且之前有那种想法难道是因为抑制剂快要不管用了吗。
  
  白曜隆身上的裂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,在确定了王昊没有危险之后,他又打电话叫来了虽然来回跑了两趟但是却一点也不生气的丁飞,丁飞满脸写着八卦,还吓的王昊以为他知道了什么。
  又不放心的叮嘱了几句之后,白曜隆找了个角落咬开了血袋。吃素吃了两年,今天终于暂时结束了。血腥的味道弥漫开来,甘甜又可口的液体让白曜隆充满了力量。
  现在,该去找DP了。
  白曜隆快速遁入黑暗之中。
  再次见到白曜隆的DP明显有些吃惊,白曜隆简单的把事情说了一下,却让DP又一巴掌拍在头上。“我怎么有你这么一个傻弟弟,现在能找到血袋,你下星期饿了的时候怎么办?再吃素?”
  白曜隆委屈了,“我没想到嘛。。。”
  两人话还没说完,就被不速之客打断了。
  “看来他们还没放弃,这一次,怕是派了大半的吸血鬼来对付我们。”白曜隆和DP背靠背,精神高度集中,肌肉紧绷,随时都可能有吸血鬼偷袭。“小白,还记得上学那会儿,我们一块打群架吗。”“那必须的,那时我初中你高中,对方混社会的十几个人也照样被我们一路杀了出去。”“要不要再合作一把,这次,一个都不留。”“我的荣幸。”
  一阵破空声响起,一群红着眼睛的吸血鬼猛地朝两人扑过来。
  
  
  
  王昊心里有些不安,当知道白曜隆真的是吸血鬼之后,他有太多想问的。以及,那句“他宁愿暴露行踪也要跟着你是什么意思?”白曜隆有危险吗?他忍不住又想起了那一天,他被白曜隆抱在怀里,惊慌失措叫他名字的表情让自己忍不住想安慰他,可是那天的自己虚弱的连手都抬不起来。他又想起自己刚醒的时候,自己是个omega的事已经被所有人知道了,小白小心翼翼又怕刺激他的样子差点逗笑他。而且,而且。。
  你在想什么呢!王昊猛地回过神,你们,你们才认识了多久,你怎么能有这种想法?王昊缩进被子,把自己严严实实的盖了起来。
  
  “你知道吸血鬼对于人类有着吸引力吧。”DP脱下沾满吸血鬼腐朽血液的外套。
  白曜隆身上的伤在慢慢愈合,甚至还有些疼。他知道DP想要说什么。
  “老万他可能现在满脑子都是你,但他只是被你迷惑了。”
  “我都知道。”白曜隆靠在墙上,眯着眼看着清晨刚刚升起的太阳。“但他总会爱上我的,我会标记他。”哪怕,是一时的也好,至少那时,万万是属于我的。
  被吸血鬼标记的omega,人类是动不了的。
  “那你可要尽快。”DP也知道这点,“我很期待家族会多一个新成员。”
  满地的残肢散发着腐烂的味道,当光线照射下来,这些恶心的东西都化成了灰。两人也消失在街上。
  
  
  王昊出院那天,并没有跟任何人说。
  “壳总,我出院了啊,都好的差不多了,还待着干啥。什么?你说谁过来了?”
  被人从身后抱住,王昊连看都不用看,牛奶味的信息素就已经暴露了身后的人。“小白?”
  “我还以为你不见了”,白曜隆闷闷的说。
  “我好好的,走,回家。”
  一切似乎都回到了正轨。王昊又过上了每天吃饭睡觉写词的日子。
  
  而白曜隆在送王昊出院之后就一直没有消息。
  这天,又是一次聚餐,王昊早早的就到了。
  白曜隆没有来,一直到结束也没来。
  王昊喝了很多酒,谁都劝不住他。
  是李京泽把他送回去的。
  他靠在沙发上,心里却一直想着刚才李京泽说的那些话,“老万,你打算怎么办?”“什么怎么办。”“别再逃避现实了,你总是要找个alpha。”“。。。”“其实我觉得小白就挺好。”“他。。。”“我们明眼人都能看出来,小白是真的喜欢你,你也不排除他,小白是最好的选择,你自己想想吧。”
  翻出手机,给很久没有联系的白曜隆发了一跳短信。
  敲门声立刻就响起了,王昊起身打开门,白曜隆正举着手机站在外边。
  “你一直在我家附近?”
  “对。。。”
  “为什么不见我。”王昊往前一步,白曜隆却退后一步。他冷笑一声,“你在躲我?”
  白曜隆有些慌,“万万我不是故意的,我只是最近在吃素,你离我太近我会忍不住。”
  “吃素?你一吸血鬼为什么要吃素?”
  “我。。。”
  王昊不由分说的把白曜隆拉进来,关上了门。
  白曜隆能闻到王昊身上诱人的香味。
  “我给你咬。”
  牛奶味的信息素立刻蔓延开,王昊只觉得眼前一花,就被压在了床上,强烈的压迫感让他全身发软。“万万,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”
  “给你咬。”
  白曜隆轻轻舔舐着王昊的脖子,尖尖的獠牙刺破嘴下柔软的皮肤,粘稠的血液涌近嘴里,甘甜的味道缓解了喉咙的干渴。
  脖子上麻麻的,除了一开始的刺痛以外并没有什么不适,甚至让他舒服的想睡过去。
  白曜隆松开王昊的脖子,两个小血洞立刻愈合了,爱人的血让他十分满足。
  
  
  
  两人抱在一起,王昊感到很久没有释放的信息素在叫嚣着想要冲出体内,他全身发烫,双眼迷离的注视着白曜隆,主动吻了上去。
  “小白。。。”王昊喘息着,甜腻的信息素环绕着两人。
  
  
  “标记我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完)

对你们没看错,完结了(。・ω・。)ノ♡
下一篇这两天会发出来,谢谢大家的支持
还有,那啥,车我不知道能不能开的出来。自从开始写文我就已经没法直视他俩的照片了( ˘•ω•˘ )

 
 

【百万】吸血鬼+ABO设定 半现实向 06

     (ooc预警,人设崩的厉害,真的。)





  王昊住院这段时间还不少人来看他。
  比如谢锐韬。
  本来一群人还满开心的,结果到了下午5点多,一群人都走了就剩下了他一个人,还没有要走的打算。白曜隆有些不开心,王昊也觉得怪怪的,就问,“你不会是不想回家吧?”白曜隆的脸立刻就黑了。
  谢锐韬叹了口气,“好吧,我是在躲豆芽。。。”
  这时,一个男人火急火燎的冲了进来,白曜隆条件反射的拦住了他。“你。。。”男人刚要发火,却愣住了,白曜隆也愣住了。
  “他是来找我的。”谢锐韬的声音响起,让男人回过神,白曜隆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,又坐回王昊身边。
  “好久不见啊,肖佳。”王昊打着招呼。
  “好久不见,谢锐韬你给我回来!”肖佳把正要试图偷偷溜出去的谢锐韬拎了回来。“嗨。。。”谢锐韬弱弱的说。肖佳一把抱住了他,“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?你发情期快到了自己心里没点数吗?你要是出事了你让我怎么办?”“我,我,我错了。”谢锐韬看到肖佳的样子立刻就慌了。
  王昊默默捂住了眼睛,“嗯哼。”
  两人这才意识到房间还有人,立刻分开了。
  “你俩还是赶紧回去吧,这恩爱秀了我一脸。”
  谢锐韬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,“抱歉啊,都怪我,那我和肖佳先走了。”
  王昊挥了挥手,“走吧走吧。”这天天一对一对的看的我都想谈恋爱了。
  肖佳揽着谢锐韬走的时候装作无意的扫了白曜隆一眼,白曜隆立马就明白了,他转过头对王昊说,“万万,饿了吧,我下去给你买点吃的。”“去吧。”
  
  “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。”白曜隆看着肖佳说。两人虽然不是一个阵营,但也算是认识好几年了。
  “我也没想到。”
  “他不用回避?”白曜隆指的是肖佳身后正在东张西望的谢锐韬。“他知道我是什么。”肖佳把谢锐韬往身后拉了拉。
  白曜隆被这个举动逗笑了,“我还能吃了他不成?”
  肖佳则是一脸严肃,“我知道你在吃素。”被吸血鬼咬过的人虽然不会留下伤口,但是会留下只有吸血鬼之间才会闻到的特殊气味,其他吸血鬼闻到之后,就会知道这个人之前被咬过。白曜隆两年前就没了活动的痕迹,只有三种可能,一是死了,二是在吃素。
  白曜隆收敛了笑容,“我还没让他知道。”
  “你现在的处境挺危险的,劝你去血库翻翻血袋。”
  “我不会喝别人的血的,即使是。。。”
  “你先听我说!”肖佳打断了白曜隆,“两个星期前,tt和老万去了义务鲜血,并且所有血都会运到这家医院。”
  “什么?”白曜隆被这个消息砸的头有些晕。
  “有一方势力已经盯上了你和DP,想必你也知道吸血鬼如果喝到自己爱人的血都会增强力量。”肖佳握住身后谢锐韬的手,“我现在有了tt,不想卷进去,但还是能帮到你一些。”
  
  白曜隆在回去的路上一直没缓过来,即使是买粥的时候都忘了让对方找钱。万万的血。。。万万的。。。
  “小白?小白?”白曜隆回过神,王昊的脸就在面前,“你怎么了,心神不宁的。”
  这时,丁飞进来了。
  “小白啊,辛苦你了,都守了一天了,晚上就交给我吧。”
   白曜隆刚要拒绝,一旁的王昊就知道他要说什么了,“小白你今天别搁我这待了。”
  “好。”正好去血库走一趟。
  
  吸血鬼速度很快,才不到5分钟,白曜隆就从一堆血袋里面找到了属于王昊的那400ml。尽管隔着一层塑料,白曜隆已经能闻到属于王昊的甜腻的味道。小心翼翼的把血袋放在背包里,白曜隆躲过重重监控走出了医院。
  “等你很久了。”路边的阴影下,两只红色眼睛的吸血鬼正等着他。
  看来是走不了了,白曜隆想,“怎么,才两只?也太小瞧我了。”
  其中一只狰狞一笑,“对付你,够了。”
  说着,便朝着白曜隆冲了过去。
  白曜隆快速侧着身子把背包放在地上,那只吸血鬼扑了个空。“哼,我可是隔着老远就闻到你身上那股味道了,看来你还藏了一个小甜品啊。”
  听到他说王昊,白曜隆立刻就被激怒了,他快速闪身一把掏出站在一边看热闹的吸血鬼的心脏。怎么不按套路出牌?这是这只吸血鬼在世界上最后一个念头。
  “真恶心。”白曜隆做出要呕吐的姿态,向另一只吸血鬼挑衅。
  “我要把你撕碎!”
  看来怒火完全被我挑起来了,白曜隆想,刚才是偷袭,这次只能拼了。
  两只吸血鬼都怒吼着向对方扑去。
  
  
  “小白?”丁飞有些蒙,这才走了一会怎么又回来了。“万万还是我守着吧。”白曜隆竟戴上了帽子口罩,看不见表情。
  “可是。。。”
  “我很想万万啊。”白曜隆对上丁飞的视线,闪着泪光的眼睛颇有些可怜的意味。
  “好吧。”丁飞想了想还是答应了,说不定人家小白是要告白呢。
  而王昊此时正在玩手机,待抬起头的时候,发现丁飞不知道什么时候换成了小白。
  “你。。。”正要说什么,整栋搂的灯都灭了。
  王昊忽然觉得呼吸有点困难,他怕黑。心脏咚咚咚的快速跳着,脑袋又有点开始发晕。“小白。。。”下意识的呼唤着身边的人,甚至带上了哭腔,“我怕黑。”
  他只觉得黑暗中,有人坐在他的床边,一把搂过他,把他的脑袋按在怀里。一股令人安心的淡淡的牛奶味包裹着他。
  但王昊又同时又注意到,对方的身上还有着一丝丝血腥味。由于自己信息素的问题,王昊天生就对血腥味特别敏感,而白曜隆身上的血腥味让他不得不多想。
  可能是自己多心了,王昊想。
  不一会就有护士过来了,说是因为停电,所以只能打开备用电源,但是备用电源的电量不足以撑起整栋大楼,只好停掉灯光留下设备。
  当房间里有了微弱的灯光之后,王昊才看清白曜隆现在的样子,“小白你怎么戴着口罩?”
  白曜隆闷闷的声音从口罩下传来,“我,我挡风。”
  王昊觉得有些不对劲,他注视着白曜隆有些闪躲的双眼,“怎么回事?”
  得到的只有白曜隆的沉默,王昊装作生气的样子,“告诉我,小白,正好之前的事我还要好好问问你。”
  白曜隆可怜巴巴的看了看王昊,低下头,“我怕吓到你。”
  王昊皱着眉头,伸手去扯白曜隆的口罩,却被抓住了手,冰凉的感触让他一颤,好冰。他腾出另一只手,强硬的扒下口罩。
  眼前的一幕却让他有些头皮发麻,只见白曜隆的半边脸上有着纵横交错的裂缝,就像干涸的地皮裂开了一样。
  王昊的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。
  白曜隆看到他的样子,在心里暗骂自己是笨蛋。
  这时王昊像是疯了一样开始扯他的衣服。
  “万万,你,你干嘛?”
  “脱掉你的衣服,我要看。”
  白曜隆当然知道王昊是啥意思,同时他也知道自己身上的伤可比脸上恐怖多了。
  不过既然万万要看就给他看好了。
  白曜隆听话的脱掉了上衣。
  裂缝从脸一直蔓延到腹肌,左臂的肌肉也被什么东西的爪子扯掉了一块,露出森森白骨。王昊此时才注意到白曜隆一直放在身后的另一只手被撕扯开了一半。
  王昊颤着手去触碰白曜隆身上的裂缝,细腻的感触,就和人类的皮肤一样,却过于冰凉。
  有些痒痒的,白曜隆想。
  “你。。。疼吗”
  “可疼了,万万。”白曜隆有些委屈的说,“不过对方的头被我扯下来了。”说完,白曜隆自己都想打自己,这样会吓到万万的。
  而王昊却是在想那天晚上的事。
  “他宁愿暴露自己的行踪也要跟着你,我想我知道是为什么了。”那人咧着嘴,露出瘆人的笑容。“你是谁?”王昊记得自己这么问。对方露出两颗尖牙,并没有回答他。
  
    “原来都是真的。你真的是。。。”
  白曜隆抓着王昊的手在自己受伤的脸上蹭了蹭。“万万,说出来,我是什么?”
  “你。。。”张了张嘴,却还是没有说出口。
  “万万,看着我。”
  白曜隆的双眼好像有魔力一般,一步步牵引着王昊,深入其中。
  王昊的心好像漏了一拍,那个词在嘴里打转确是怎么也说不出来。
  白曜隆叹了口气,果然是吓到他了。慢慢靠近王昊,把头凑在他颈间,白曜隆能感受到大动脉的跳动和甜腻的信息素。他轻轻的在王昊耳边说。
  
  “我是,吸血鬼。”
  
  
  
  
 
    明明有很多问题,但这个时候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  “你的伤,怎么办?”王昊听到自己这样问。
  “只需要一点血就行了,我从血库里偷了一包。”
  “其实你咬我一口我不会介意的。”
  王昊觉得自己可能是疯掉了。





  
  
  
我就是没法让他俩好好谈恋爱( ˘•ω•˘ )
这两天就完结了,下一篇打算写壳贝cp。